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海西门子系统集商,采购西门子plc电器,就找上海凌基!TEL:18017892190 / 021-36588219

您的位置:上海西门子PLC > PLC基本维护 > 工业互联网禅定而后强,制造业迎来春天?

工业互联网禅定而后强,制造业迎来春天?

PLC基本维护   查阅次数:0   更新时间: 2019-04-12 09:02

国产工业机器人买卖两头热,在化解了部分企业用工烦恼的同时,也孕育出了新的市场需求,例如,人机协作的趋势,已然有了新的用工需求。如何让国产工业机器人从现有市场,走向产业链的价值高点、跻身高端精尖市场,也是未来有待突破的领域。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时代中的制造业是为他人做嫁衣的“灰姑娘”,那么工业互联网席卷而来的风口则预示着,她终于等到了王子送来的玻璃鞋。

“咸鱼”也翻身

“高耸的烟囱日夜不断地冒着黑魆魆的浓烟,气味难闻;黑心的管道不怀好意地排出颜色各异的污水,肮脏至极;成排的工人日月无光地重复着流水线工作……”

前工业时代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给制造业打下了“脏乱差、污染、危险、剥削”等一系列烙印。哪怕随着工艺的不断改善和工人待遇的提高,制造业依然躺在产业鄙视链的底端,在高新科技和互联网技术腾飞的时代里妥妥被边缘化,资本、人才甚至市场对制造业进行了轻视和全面碾压,以至于十余年前工业强国如美国提出了“去工业化”的口号,让世界开始质疑:工业/制造业真的不再重要了吗?

真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美国呼吁“制造业回归”并制定一系列发展战略,到如今全球工业互联网的浪潮之大,就足以佐证制造业尤其先进制造业是国之重器般的存在。大到船舶军工,小到半导体螺丝;远至航空神舟,近至智能手机,无一能离开制造业的精熟工艺和柔性生产。

以“工业互联网”的全新身份重回产业舞台的C位,制造业携着高新科技和人才归来。

2018年,随着互联网行业光环变暗,制造业也迎来了人才战的首次反转。据脉脉数据研究院2019年发布的《2019·人才迁徙》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互联网人才转行意愿变高,投递简历最多的行业中,与金融、房产和服务业一道,制造业也挤进了TOP5。

此外,互联网科技和人工智能的融合和加持,新旧动能互相结合,使得全球先进制造业厂商纷纷焕发了活力和生机。其中,工业互联网领衔者GE以“云计算+物联网”为战略核心;网络设备龙头思科的玩法是以网络连接,做强“云雾一体化”(云平台+雾计算);而3C电子制造业之王富士康则更讲究面面俱到,打出的组合拳是“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云计算、移动终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高速网络、机器人)。

久久为功方能成

曾几何时,论工业互联网,言必称“我比Predix如何如何”、“我要来做中国的Predix云云”。美国通用电气(GE)作为工业互联网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发展历程和名动江湖的“Predix之殇”则成了工业互联网行业不得不说的“秘密”,来者可鉴之。

GE于2012年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2013年推出工业互联网平台产品Predix,2015年在全球成立了新的业务部门GE Digital,Predix作为明星产品成为部门核心资产。到了2018年7月底,GE被曝正着手出售包括Predix在内的数字资产,引得业界一片哗然与愁云;到了12月中旬,才姗姗来迟地宣告创建了一家新的工业物联网软件公司(IIoT)去运行知名的Predix,至此,Predix光环不再。

作为全球行业的标杆之作,Predix从坠落神坛到自立门户,是否能真正满血复活暂且不表,但它的波折前行一方面展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基础性、战略性、重要性,也体现了其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赛迪智库信息化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主任袁晓庆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10-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要沿着单点突破、垂直深耕、横向拓展、生态构建的建设路径持续推进,要有久久为功的战略定力和雄厚的资金实力。”

总而言之,工业互联网的建设“急不得”。以此观点来看上周末富士康在A股的上市公司工业富联刚出炉的2018年年报成绩单,自然也就说得通了。

据工业富联于3月29日发布的年报数字显示,2018营收4154亿元,净利润169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7.16%和6.52%。仔细分析收入构成,通信及云网设备制造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代表转型方向的工业互联网业务对于营收的贡献并没有明显地体现。

对此,一位熟悉工业富联的券商行业分析师表示,这是由工业互联网建设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决定的。“工业互联网现在整个行业都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谈挣钱还为时过早,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毫无疑问的是,工业互联网已经实现了帮助工业富联省钱的目的”。

的确,如果从产业角度进行横向对比,2018年席卷百业的经济寒冬之下,工业富联的这份成绩单已经是十分亮眼,在行业中依然稳站潮头,并且现阶段的工业互联网发展也切实地为工业富联带来了一定的效益——提高效能及成本控制。

在工业富联招股书中被列为对标的公司中,共有共进股份、长盈精密、环旭电子三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2018正式年报。对比后发现,在盈利能力上,工业富联营收、归母净利规模均遥遥领先,净利率水平优于其他三家公司;在成长能力上,工业富联营收增速领跑三家公司,在千亿体量上实现高速增长达17.16%,而归母净利增速优于两家负增长公司,平稳增至6.52%。在费用控制上,工业富联是唯一一家实现销、管、财三费相比上年同期同时下降的公司。

根据东方财富APP显示,工业富联2018年度销售费用为17.91亿,同比去年降低0.09%;管理费用为43.52亿,同比下降3.12%;财务费用减少3.241亿,同比下降137.90%。作为成本费用的三个重要构成部分,工业富联的销售、财务、管理支出三大指标同时下滑,代表着其成本控制能力的进一步提升,侧面也体现出了工业互联网在其管理运营中成效初显。

工业富联作为富士康的“精锐部队”,从体量庞大的代工业务中瘦身而出,剑指工业互联网,并于2018年6月成功上市。其主营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设计制造服务,致力于提供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制造与服务技术,协助智能制造的产业转型。

禅定而后强

工业互联网行业热到冒泡,却其成效却慢得飞起。

在习惯了“互联网快节奏”的时代下,大多数看客们总觉得雾里看花,甚至都开始质疑这个所谓上万亿市场、数倍于消费互联网效益的工业互联网到底是不是个“伪风口”,带来的将是春药般的速效还是春天的万物复苏?

且看消费互联网世界,平台型生态可谓在各行各业遍地开花,淘宝、京东、滴滴、爱彼迎、美团,借由中国庞大的2C市场,靠着复制生长,几年间窜天猴似的问鼎国际知名企业行列。

而与消费互联网不一样,工业互联网对工业沉淀的要求之高决定了它无法单纯复制这样的速食思维,在几年间就成为现象级的爆款并实现效益的指数型赋能。“互联网思维在工业领域需要有“禅定”的积累与发展,才能做好工业互联网这件事”,一位新制造的KOL在其公众号文章中一言道中了核心所在。

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另一大入局者,阿里云最近则走了一步“禅定”之棋,意识到了实业垂直耕耘的难度,从而摒弃了原先“全知全能型”的生态,喊出了渴望“被集成”的口号,称“阿里云自己不做SaaS,让大家来做更好的SaaS”。虽有妥协和无奈之意,但却是现在市场环境下的正确方向。

而反观曾经的“天之骄子”GE,正是因为无法理解这“禅定”之意,似乎偏要放下工业的线性规律,试图将摩尔定律般的神奇,搬到制造业之中,一路高歌猛进,却摔了一身泥。此外,有行业分析师指出Predix失败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其应用在内部应用尚且不够广泛,无法与外部应用形成闭环。

相比之下,智能制造服务提供商工业富联在母公司鸿海集团的引领下,则早早提出了“独善其身,兼济天下”的发展理念,誓要由内及外实现工业互联网的效益和赋能。借着母公司数十年的精熟工艺和工业沉淀,过去一年工业富联凭着深圳的“熄灯工厂”,在内部工业互联网应用上颇具成效,还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全球制造业灯塔工厂”,据悉将与外部应用上逐渐形成闭环,协同发展。

不管如何,工业互联网发展之路道阻且长,工业富联也好阿里云或者Predix也罢,只有秉承“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理念和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才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则制造业升级之路虽然前路漫漫,终究未来可期。

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抢占高地 向中高端挺进是必然

国产工业机器人买卖两头热,在化解了部分企业用工烦恼的同时,也孕育出了新的市场需求,例如,人机协作的趋势,已然有了新的用工需求;如何让国产工业机器人从现有市场,走向产业链的价值高点、跻身高端精尖市场,也是未来有待突破的领域。

待掘的吸金高地

“现在很多企业用工业机器人不需要操作,有固定编程固定动作。不过,有关工业机器人的维护需求市场在慢慢成长。同时,复杂工艺、装备等也需要人和智能机器协同工作,人机协作产生的人力资源需求,预计五到十年会释放出来。”华金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范益民表示,机器换人的同时,也将带动人力资源结构的调整。

这个市场已经吸引了部分人的视线,广州智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冯胜早已投入进来。“作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中国也势必需要人工智能算法编程师、机器人维护人员、机器人系统集成等方面的专业人才,这是我们目前培训的重点课程。”冯胜称。

而成立于2017年的佛山机器人学院的核心功能之一便是致力于机器人示范平台、示范线及自动化解决方案培训等。

但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并不意味着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站到了产业链的价值高点。减速器系统、伺服系统、控制器系统被视为工业机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成本占比维持在七成左右。换言之,掌握核心零部件也就意味着企业抢占到了产业高点,具备更强的议价权。

目前,汇川技术(300124.SZ)、埃斯顿等国产伺服系统厂商虽有技术储备,但主要局限在中低端市场;高端产能和技术水平方面,则仍需依赖松下、安川、西门子等日欧品牌。

例如,被部分业内人士视为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领域技术壁垒最高的减速器系统,分为谐波减速器和RV减速器两类。在谐波减速器上,国产自有品牌已实现主导,但在更高要求的RV减速器上,纳博特斯克这一日系老牌巨头仍占过半市场份额。而被视为三大核心零部件领域技术难度最小的控制器,四大家族、爱普生、OTC仍把控着七成左右市场份额。

“与国际知名厂商相比,公司在智能装备核心部件、工业机器人及智能制造领域的品牌和技术优势的建立方面还需要一个过程。”埃斯顿董秘办人士表示。

“只能说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家实现中低端核心零部件的自给,但距离高端核心零部件的进口替代差距仍很明显。”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一位分析师表示,工业机器人的本体制造领域目前与核心零部件发展状况类似,高端领域基本仍为美日欧巨头垄断。

具体到应用领域,应用工业机器人行业最高的汽车工业,四大工业机器人品牌占据市场份额逾八成,外资垄断的局面时至今日仍未得到改变。国内3C产业快速崛起,但目前该领域工业机器人国产化率仍不足40%。

“国产工业机器人目前主要分布在仓储物流、五金卫浴、石油化工、食品饮料等技术准入门槛低且产品利润率偏的中低档市场。”上述浙商证券分析人士称,金属制品、通信电子、汽车产业等利润率丰厚的中高端市场于国产工业机器人来说是有待突破的领域。

以汽车工业为例,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尽管奇瑞、长城、华晨宝马、路虎等车企有在焊接、喷涂、物流等环节采用国产工业机器人,但外资、合资车企普遍对国产工业机器人持谨慎态度。

“一线整车品牌具备全球化供应链采购壁垒限制,一旦更换工业机器人厂商差不多也意味着它的供应链体系需要重新调整,不确定性风险随之产生。”华晨宝马内部人士直言,车企与国际工业机器人的关系远比外界所想的牢靠,汽车产业堪称国产工业机器人品牌突破壁垒最高的领域。

下一个五年

这些尚待突破的领域,在瑞士ABB工程师Anthony看来,恰是淘金高地。“下一个五年将是ABB更深入服务中国客户,更好输出定制化工业机器人解决方案的五年。”Anthony每个月都会前往瑞士ABB佛山分部。

他表示,中国制造顶层政策涉及到专项政策、财税与进口等产业政策频出,使得机器人产业享有长期政策红利,中国市场将承载自身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而日本安川、日本发那科、瑞士ABB、意大利柯马、日本川崎重工等世界装备制造巨头,近年来均将业务触角延伸至佛山。

国内工业机器人厂商对市场也保有同样的敏锐度。“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目前差不多是70亿美元的规模,预计到2020年,这一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美元。”广东泰格威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泰格威”)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此前国内工业机器人实现3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扩张需耗时6年左右,如今规模扩张的速度呈日趋加快的节奏。

越来越快的市场扩容速度几乎是业内共同的看法。据中国电子学会公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单台售价有望从2012年的29万元降至2019年的22万元左右;与之对应的是,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3年达到1.03亿峰值之后,就开始逐步下降,劳动力成本逐步上行。在工业机器人制造成本下降与劳动力成本上升形成的“剪刀差”联合作用下,机器人的投资回收期将进一步缩短,这将进一步助推机器换人的进程。

加紧的机器换人节奏、国内工业机器人军团和国际工业机器人巨头纷纷挺进佛山,佛山本土工业机器人企业已日渐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

“公司一直在向德国库卡、日本安川、日本不二越等学习,以提升自身的技术专业化水平,但这还需要时间。”泰格威回应称,公司亟待在市场竞争加剧之前构筑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壁垒。

这并非个案。招商证券机械行业分析师刘荣称,高端领域国产工业机器人的份额不到5%。大量的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在狭小的中低端市场竞争,国产高端化是必然趋势。而埃斯顿、机器人、新时达、拓斯达等一批国内工业机器人企业或做大产能规模,或投产机器人生产线,或与国际机器人企业进行关键领域的研发合作,向中高端机器人市场进阶。

以工业机器人等为代表的装备制造业是佛山第一大支柱产业。佛山此前也提出,争取到2020年规模突破1万亿元,形成配套较为完备的装备制造产业体系,带动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但目前工业机器人产业还是与本地优势传统产业紧密相连,比如其陶瓷装备、木工装备分别占全国市场的90%、60%左右,向其他制造门类的拓展进程并不显著。

广东省经信委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对此未予否认。“未来佛山一方面要继续助推装备制造业走进更多企业,带动更多产业智能升级;另一方面,也要推动本地工业机器人企业提高核心零部件环节的自主研发实力。”该人士表示,当地政府也会鼓励制造企业更多地借助资本市场的投融资功能为自身“造血”。

韩媒:韩机器人消费居全球榜首 但产业仍待进步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是最喜欢使用机器人的国家。以2017年末数据为准,在体现每1万名劳动者所对应工业机器人数量指标的“机器人密度”中,韩国的数据为710台,是全世界平均值(85台)的八倍以上。2011年以来,韩国在这一统计中一直蝉联第一。不过,韩国机器人的制造技术仍亟待提升。

报道称,韩国已经成为机器人消费的大国。国际机器人联盟(IFR)发布的《2018年世界机器人报告》显示,韩国在2017年内共售出了4万台左右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位列第三,销售额位列世界第五(6.6亿美元,约合44.3亿元人民币)。韩国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朴尚洙(音)表示,“在电气电子产业领域,操作简单且价格低廉的机器人销量较高,因此比起销量,销售额的排名稍低”。

然而,韩国虽然在机器人利用率上高居世界第一,但在机器人制造技术上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由于机器人产业环境脆弱,韩国至今还没有任何可以在世界市场进行竞争的机器人专业企业。因为缺少专业企业,韩国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的大部分都依靠进口。因此,韩国机器人零部件的进口额是出口额的四倍以上(以2017年为准)。零部件技术能力低下,自然会导致机器人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下降。

人才短缺的问题更为严重。大部分高级人才都倾向于在大企业乃至政府研究所工作,机器人专业企业很难招聘到优秀人才。2017年机器人产业实况调查结果显示,26.8%的机器人企业都表示“人才短缺导致公司技术研发进展困难”。

有专家建议,韩国可以通过举行国际机器人奥林匹克(IRO)竞赛,设置机器人专业学校等方法加强专业人才的培养。

此外,韩国还需要制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扶持政策。朴研究员说:“机器人产业只有同时扶持源技术开发和产品商用推广,才能取得较大效果”,“政府在制定扶持政策时应该考虑到这些特点,只有这样才能推动韩国从机器人的第一使用大国变成生产大国”。

霍尼韦尔与伍德集团 合作改进炼化工艺

霍尼韦尔近日宣布将同伍德集团(Wood)合作,通过霍尼韦尔互联工厂平台推动数字服务商业化,帮助炼厂和石化生产商提升运营的安全性、运营效率和可靠性。

作为油气行业领先的技术供应商,霍尼韦尔UOP和伍德集团深入合作将互联工厂解决方案运用到伍德集团旗下的福斯特惠勒(Foster Wheeler) SYDECSM延迟焦化技术中。该技术可将重油馏分转化为燃油馏分和其他产品。全球范围内,由伍德集团设计和施工的延迟焦化装置数量远超同行,稳居业内第一。

“霍尼韦尔是我们在互联工厂领域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一起为客户提供所需的数字化服务。”伍德集团专业技术解决方案业务首席执行官鲍勃·麦克唐纳(Bob MacDonald)表示,“通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我们能利用互联技术服务指导延迟焦化和其他相关工艺的高效运营,从而提高盈利能力。”

霍尼韦尔互联工厂有助于改善石油和天然气客户的运营安全性、可靠性、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该解决方案独特之处在于结合了专有工艺知识和丰富的故障排除经验,比以往更快、更准确地为客户推荐运营调整方案,让装置持续保持最佳状态,实现更稳定的运营。

霍尼韦尔UOP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刘茂树表示:“在我们产品生态系统中引进伍德集团的技术极大地拓展了霍尼韦尔互联工厂的业务范围。根据相关协议,伍德集团可为其延迟焦化客户提供互联服务,同时霍尼韦尔能将该延迟焦化以数字化形式嵌入到霍尼韦尔互联工厂平台中。”

根据合作协议,伍德集团将成为霍尼韦尔互联工厂的技术合作伙伴,从而为客户提供更具价值的解决方案,使得霍尼韦尔互联工厂成为下游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首选平台。

伍德集团是为能源和工业市场提供项目、工程设计和技术服务的全球领导者,从概念生成到最终停运的整个设备生命周期中为客户提供以性能为导向的解决方案,涵盖石油和天然气的上中下游,电力和工艺,环境和基础设施,清洁能源,采矿,核能以及一般工业领域。

版权所有:上海凌基自动控制有限公司     电话:18017892190 / 021-36588219   传真:021-36588220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陆翔路111弄(顾村绿地公园广场)1号503室  网址:http://sh-lingji.com